玉人头条网

首页 > 文娱 >   这样的电影打五星?迷妹干的吧

这样的电影打五星?迷妹干的吧

2018-02-11 22:08:53 编辑:木卫二 阅读:5623 栏目:文娱

正文共 2600字

预计7分钟

万万没想到,《忍之国》首先是一部粉丝电影

印象中,上影节时《忍之国》和《昼颜》一样一票难求,你永远无法想象迷妹们的花痴心理有多狂热。然而《昼颜》电影版之所以火爆是因为剧版在先,而《忍之国》或许要归功于大野智的超级人气。

作为日本人气组合“岚”的队长兼主唱,大野智在音乐领域成绩颇为显著,所在的“岚”组合唱片总销量超3000万张,音乐DVD销量位居日本历代第一,创下日本公信榜歌手部门销售额年度冠军获得次数最多的纪录。

其他四名成员樱井翔、相叶雅纪、二宫和也、松本润也多为国内观众所熟知。

《魔王》(2008)

唱而优则演,2008年首次正式主演日剧《魔王》,大野智就拿了个年度日剧大赏最佳男主角,中田秀夫说他“拥有天生演技才能”,说白了就是老天爷赏饭吃。被迷妹包围的大野智,也有诸如菅田将晖、小栗旬这样的明星迷弟。

再加上国内人气女优石原里美,《忍之国》大概就是一个男女粉丝通吃的局。

而在《俺物语》、《变态假面》中总给人感觉粗线条又夹杂怪趣味的铃木亮平,《哭声》中细思极恐的日本大叔国村隼一股脑装进了一个名为“时代剧”的匣子,搅拌出了混沌、跨越、怪诞、奇趣的不一画风。

石原里美饰演女主阿国

《忍之国》其次才是中村义洋的作品。年年都有中村义洋的电影,精力充沛的中村义洋倒是很玩得开,喜剧、悬疑、惊悚、恐怖、犯罪等类型全都玩一遍,去年《残秽,不可以住的房间》恐怖阴影还未散去,今年《忍之国》就燃起了战国硝烟。

《忍之国》改编自和田龙的小说《忍者之国》,讲述了日本战国时期伊贺忍者抵抗织田信长入侵的故事。

乍一看,这个故事仿佛充满了热血、激昂和民族情绪。强弱悬殊,差距明显,明明历史命运早已注定,偏偏要进行殊死一战,弱者反抗强权,底层揭竿而起,伊贺的忍者不好惹。

如果继续先入为主下去,《忍之国》会有恢弘悲壮的战争戏,会有慷慨激昂的英雄主义,或许还会有惊心动魄的最后一分钟营救。

但事实上,中村义洋在前半段就用中二的画风打住了这么严肃的构想,似乎预示着,这一切不过只是一出闹剧。

伊贺忍者形象

《忍之国》的忍者完全打破了我们对忍者的常规想象,神秘、冷酷、多变、灵动,一袭黑衣裹挟,只露出死神一般的眼睛,捏一个咒语,就化为一道烟雾遁去。到了《忍之国》,则变成了杂耍、乱斗、嬉闹、丑态。他们身处一个国家,却互相残杀,每天进行着毫无意义的决斗,这些决斗一点都不酷。

在那一场与织田信雄的战争中,中村义洋巧妙地用长镜头扫过了忍者们各显神通的场景,他们有的施放暗器,有的翻着跟头,有的荡着绳索,享受着杂耍表演的快感。战争分明就是一个舞台,让小丑们粉墨登场,时而有秒杀敌人的骄傲,瞬间又怂得四处乱窜。

不得不说,用中二风拍战争戏看得倒是欢乐多多,趣味十足。

大型杂耍现场既视感

有趣,好玩,颠覆,这是《忍之国》给人的初始印象。然而影片很快就推翻了这种印象,《忍之国》表面呈现出的是娱乐性和观赏性,内里传达的却是批判性和残酷性,这也是影片真正值得讨论的地方,否则仅仅只是满足粉丝的心理需求就没什么意义了。

在我看来,《忍之国》真正要表现的是“人”,是何为人?何为真正的人?前者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人,后者则是精神、思想、灵魂真正集于一体的人。

显然,忍者之国没有人。

这也是铃木亮平饰演的下山平兵卫叛逃的原因,弟弟的死让他看清了周围忍者的丑陋面貌:父亲对儿子的死毫不关心,长老们为控制群众不择手段,下忍们只有对金钱无尽的欲望。他们算得上真正的人吗?虎狼之族,不过是一群嗜血的野兽,毫无人性,更无道德可言。

他们会因为没有工钱纷纷逃难,又会因为巨额奖金加入战斗,他们会因为短暂的利益与其他人结为伙伴,又会在利益消失后倒戈相向。没有立场,钱就是立场,他们永远站在钱的那一边,不死不休。

非人!下山平兵卫愤怒的骂道,但他骂不醒已经死掉的灵魂。他的觉醒,是作为人的觉醒,因此即使是死,也死得有人的尊严。生而为人,为人而死。

而那些麻木、冷漠、自私、狭隘、狡黠、贪婪、无信的忍者们,他们体内流淌着非人之血,生命如草芥,他人即地狱。

中村义洋由浅入深地黑了一把非人的忍者,顺带着,用一个短短几秒的叠加镜头将忍者与现代人关联起来,恍惚间他们就是过去之人的转世。

全靠欲望维持的短暂集体秩序,终将在统一大潮中土崩瓦解,然而忍者之国已灭,非人之血不息。

如果说影片用伊贺忍者代表“非人”,那么大野智饰演的无门则代表了“人”,而无门真正成为“人”是经历了一个由血铺就的过程,这个过程由启蒙、领悟、觉醒三个阶段构成。

在影片中,无门是伊贺第一忍者,几乎是无敌和无解的主角光环,但他与英雄一点都不沾边。他也无心当出头的英雄,他是懒散的、无谓的、混沌的最平庸的普通人,他也同其他忍者一样,为钱而战,不同的是,他为钱的更深一层的目的是为了他的妻子——石原里美饰演的阿国。而阿国居然是无门从他国拐来的,他只有达到妻子要求的巨额要求才能与她结婚。

无门对阿国言听计从,他的生活动力完全来自阿国的敦促和教导。如果延伸一下解读的话,这一时期的无门分明就是婴儿的状态,混沌、无知、尚未成型,没有自我认知,而阿国则扮演的是母亲的角色,开导和引领着无门迈出去,充满母性的光辉。

伊势公主的血成了浇筑无门为人的第一滴血,因为她把无门当作“人”来对待。

她相信他能替她报父仇,然而当时的无门只是为了“小茄子”(宝藏)顺口答应,根本没有要真的履行承诺。

伊势公主自尽后,无门第一次感到一丝茫然和不知所措,他的脸上写满了迷惑和不解,“你懂了吗?”

他开始对自我身份感到怀疑和动摇,这已经是成为人的第一步了。

然后是下山平兵卫,在那场“川”字对决中,下山平兵卫说出了自己的愤怒,也坚守着自己的底线。

有趣的是,开头无门与下山平兵卫的弟弟也有一场决斗,只是如今神情不再那么轻松。

下山平兵卫死了,生而为人而死,他教会了无门作为人的尊严和勇气。这一次,无门放了织田信雄。

终于到了最后一步,阿国死了。

她的死成为了无门彻底觉醒的钥匙,她教会了无门,人是有爱的

也由此为无门命名,这也是为什么阿国最后问无门,“你的真实名字是什么?”名字作为人的重要标识,而此前无门一直是“无名”状态。

终于,无门离开了这个非人的世界,他望着那一群愚昧的忍者,轻轻吐出四个字,“尔等,非人。”最后只留下孤独的背影。

就像是一场无门的成人仪式,只不过用了三个阶段。

当然,像很多电影一样,再黑暗、绝望、无奈的结局总会留有一线阳光,小老鼠跟着无门生活,他代表了希望和新生,他是“人”的延续。

分享:

微信